安懿

余生请多多指教。

#论遇到很闹心的邻居该怎么办#

文/安懿

01

emmmmm该从哪里说起呢。

情况是这样的,我并不是本国人,是留学来的,职业是医生。然后我在实习的医院的老师是个相当厉害的人物(虽然不知道他这么厉害的人物会选择我做他的实习生,反正很荣幸就是了)。当时是说那边有可以出租的房子就一同带我去了。本以为是普通的单间公寓,没想到是在一个特别高端的小区里面,设施配套都很齐全,环境也很好。我还在想我一个实习生肯定付不起房租,没想到我的导师没说什么,让我不要担心房租,先安顿下来再说,有什么需要尽管和他说。真的是很好的人了。

总而言之终于入住了。第一天本想和新领居打个招呼,但是对方好像不在家,只能作罢。第二天傍晚下班后,刚进单元门就听到了……贯穿整栋楼的怒吼声。我本以为是附近的人,万万没想到,我搭乘的电梯在层楼停下后,门一打开……吵架的人正是我的对门。当时的第一反应是,完蛋了,看来没法好好相处了。之前还没仔细听,这时候还以为是小夫妻吵架了,因为乍一看二位的身高差真的挺大的。没想到听了半天都是非常爷们儿的声音。更让我吃惊的是,那个能够贯穿整栋楼的声音居然是由那个身形较为娇小的先生发出的。有点打破我的常规认识了。

我还没反应过来,眼前的电梯门已经关上了。我才发现因为被现状震惊,我都忘了下电梯。重新按开电梯门,我走出来,自信听了一下他们的对话,又有点钦佩那个个子较高的先生了。在对方咄咄逼人的气焰下(似乎是关于家门钥匙的事情),他居然能够从容不迫,懒洋洋地一摊手,事不关己高高挂起的模样,开腔:“啊——小矮人好吵啊——”“你找死吗青花鱼?!”

……好新颖的名字,现在横滨给人起昵称的方式已经这么与众不同了吗?我踌躇不知该不该上前打招呼——虽说奇怪了点,但是怎么说也是我留学到日本来的第一个邻居。

似乎察觉到我,他们俩同时回头来看我,那一刻我真的是呼吸都凝滞了,因为他俩真的,太好看了。反正我是在原地愣了半天,一点都不矜持,感觉特别丢人的那种。

在短暂的交谈过后,我总算从初次见面的惊讶中缓过神来。个头高一点的是太宰治,长得特别特别祸水。稍微矮一点的那个是中原中也,不得不说的是,他的眼睛很好看,蔚蓝的色调,让我想起故乡的海。

说到这里可能有人会问,那与这个话题究竟有什么关系。好,那我就说一说为什么我要来答这道题。倒不是因为他们对我的生活有影响,是因为……怎么说呢,他们俩本来就是一对仇家(二位的原话就是如此),真的让我难以理解。

比起楼上那些什么,向楼下泼水,养鸟不收拾鸟屎,什么的,我觉得这二位能够住在一起就已经是一件不可思议的事情了。最简单的,就在互相做自我介绍的时候,他们二位以及多次要打起来了(说是中原先生单方面施暴也差不多)。太宰先生总是有意无意的对中原先生进行吐槽,引得中原先生脸上的表情变得生动起来。但不知道为什么感觉他们意外的合得来。用他们的话来说,可以理解为是有利益冲突的两家公司的高管,经常吵的不可开交,然后动手拆房子(不知道为什么拆房子但是太宰先生总是能全身而退)。

但是通过这几个月的相处,我到感觉他俩……怎么说,都是很可爱的人。有天下班回家正好碰上中原先生从海鲜市场回来。因为是大清早,他见到我还挺惊讶的,问我怎么才回来。我当时才值完夜班,又给几位前辈打了下手,整个人有点迷糊,就简单地和他叙述了一下,一并往里走。然后我后知后觉地问起他手里的海鲜。忘了说,中原先生的头发是枫糖色的,有些长。他那天扎了马尾,低头给我讲那些食材的时候马尾就一晃一晃的,特别好看。我就听他慢慢跟我介绍,烟嗓像酒一样,在小小的电梯间里发酵:“嘛……下面这个都是螃蟹,上面的是青花鱼……还有一点菌菇……啊,对了,晚上有空吗,要不要来我们这里吃饭?”我正昏昏沉沉有一句没一句地听着,突然就一愣。异国他乡,在狭小闭塞的空间里,我一时心口发烫,几乎落下泪来,只好哽咽着一个劲儿点头。他笑了笑,拍拍我的肩,俨然一副可靠的兄长的模样,全然没有与太宰先生拌嘴时的幼稚模样。

电梯此时停顿开门,我看见太宰先生笑眯眯地站在门边,一手倚着拖把,整个人没了骨头一般靠在上面。尽管非常感动,但我看到头上扎了冲天辫、穿着幼稚围裙的太宰先生时,还是忍不住破涕为笑。

太宰先生晃了晃头,向我致意,然后接过中原先生手里的袋子。我觉得我一定是太疲倦了,眼前都出现了幻觉。晨光熹微,太宰先生自然地搂上中原先生的腰,微笑着俯下身,将下巴抵在他的头顶,轻轻关上了门。

……天呐。

【TBC】



大家好我是安懿。
这算是我第一篇正式给双黑写的东西。
非常喜欢他们了,从前几年还没有这么火的时候。
第一章有点乱,给后面多少埋了伏笔吧。希望你们会喜欢。
感谢看到这里的各位。

评论
热度 ( 29 )

© 安懿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