安懿

余生请多多指教。

文\安懿
我姓解,是个当家。
道上人称小九爷,二爷那一辈的叫我花伢子,手底下的伙计叫我当家,熟点的人叫我小花,发小叫我解大花,黑瞎子叫我花儿。
可惜的是,我叫解雨臣,不是解语花。
因为我不是那朵海棠花,我是爷,是当家。
是八岁接手解家的那个当家;
是随手丢了300亿的那个当家;
是一个人撑起解家的那个当家;
是一步步布下迷局的那个当家;
是对手下说『直接打死,算我的』的那个当家;
是从小听着『今天要下雨,流血的日子』的那个当家;
是告诉自己『压力这种东西,说着说着就过去了』的那个当家;
是精明狡猾如狐狸的那个当家。
瞎子说,像我这样的人活该单着,面具上的情绪太多,眼花缭乱得像个戏子,面具下的感情少的可怜,哪像那哑巴,脸上什么也没有,全藏在眼睛深处了。
他说这话的时候还吐了个烟圈,我三两下掐灭了他的烟,勾唇对他说,我本来就是个戏子,哪是像。
烟雾缭绕间,我看见他脸上一贯的笑僵了僵,低声说了句生来凉薄。
我耸耸肩,谁知道呢。
就像听到的看到的谁说的谁写的,『我对世间所有人的薄凉,终会转化为劫难应验在自己身上』。
我倒是还希望着那一天的到来,让我一走了之。可我不能。
因为我姓解,是个当家。只有在穿上戏服时我才是那朵解语的花。
那朵唱尽世间所有或美好或凄婉的故事的花。
顺带一提,今天是我生日,喝了点酒。发小还在为小哥的事情忙得脚不沾地,抽空发了条信息给我。不过我可能喝的太多,没看清屏幕上写着的是什么,凭感觉发了条谢谢过去。
十年就快到了吧,终极的迷局也快解开了吧,这一切,都快要结束了吧。
这些黎明将至前的时间,被称为拂晓吧。
好了,感慨了这么多,就算今夜我醉得一塌糊涂,就算病入膏肓,就算满身是伤,明天一觉醒来,我还是解家的那个当家。
『TBC』

评论

© 安懿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