安懿

余生请多多指教。

“阿不格玛苏,我们最珍贵的花朵。”
再也不会有人呼唤的名字,失去故土的花朵,回不去,却也离不开。

至今仍记得阿瑾说的那句
“错过,……不是错了,是过了啊。”

也记得长歌对颉利发说起自己的母亲时
“他们鹣鲽情深,双宿双飞。”
“我娘……一世无忧。”

当真是昙华一现,举世无双。

评论
热度 ( 20 )

© 安懿 | Powered by LOFTER